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推广 >   正文

读书快乐,读屏也快乐

导读:回响,公社,龙城 《回响》没有回响,谁来背锅? 《回响》于今年三月在各大平台播出,这是继《北辙南辕》后,冯小刚拍的第二部网剧。这部剧作改编自作家东西的同名长篇小说《回响》,这部发表于2021年的作品,曾入选人文社“年度20大好书”、2021年度“中国好书”、2021年度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以及第五届施耐庵文学奖。原著最有名的是双线叙事结构,通过“推理+心理”的书写方式,表现一种“镜中人

回响,公社,龙城

《回响》

没有回响,谁来背锅?

《回响》于今年三月在各大平台播出,这是继《北辙南辕》后,冯小刚拍的第二部网剧。这部剧作改编自作家东西的同名长篇小说《回响》,这部发表于2021年的作品,曾入选人文社“年度20大好书”、2021年度“中国好书”、2021年度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以及第五届施耐庵文学奖。原著最有名的是双线叙事结构,通过“推理+心理”的书写方式,表现一种“镜中人”的存在,借由一场强奸案演化为凶杀案,从凶杀案而引发了一场对心灵奥秘的侦查。

单把12集的短剧《回响》的台前幕后主创晒出来,是有足够吸引力的:冯小刚执导,东西亲自改编,宋佳、王阳、包贝尔、吴优、朱雨辰主演,还有董洁、啜妮、张国立、徐帆、张嘉益、黄轩加盟客串。不过,由于之前冯小刚试水的第一部网剧《北辙南辕》惨遭滑铁卢,观众对《回响》的期待值稍微降低了一些。岂料,还是没等来“意外的惊喜”,《回响》只比《北辙南辕》好那么一点点,最终《回响》的口碑也仅仅徘徊在及格线边缘。其实,单论镜头质感或者演员表演,《回响》都是上乘的话,不过观众就是看不下去,除了播出一开始有声音,后面慢慢地没有“回响”了。

关于《回响》没有“回响”,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业内人士,大家的意见出奇一致。那就是,这部剧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著的精髓,但是这也成了改编的窠臼,造成情感线和案件线分裂。其中,文艺腔的台词最被观众批评,至有观众如此评价,“《回响》这部剧吧,材料都很好,烹饪方式给耽误了。”

《龙城》

“读屏”不行,还是“读书”吧

电视剧《龙城》前几天刚刚在央视收官,这部剧同样改编自文学作品,新生代作家笛安的代表作“龙城三部曲”《西决》《东霓》和《南音》,2008年《西决》连载发表时,以严肃文学之姿打入青春阅读市场,获得年轻读者群的空前追捧,引发国内文学界密切关注和强烈反响,由此引发的“严肃文学的复兴”一度成为当年最热门话题。连作家苏童都表扬,称其把一部与“好看”无关的小说写得如此“好看”。

“龙城三部曲”曾是不少90后的课余读物,囊括无数销售排行榜和商业榜单的显赫位置。因此,其影视化的热度也不小。加之马伊琍、白宇等主演阵容的加持,外界对电视剧《龙城》的期待值还是蛮高的。不过,大约应了那句“期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”,《龙城》在央视首播以及其他卫视二轮播出,反响可以说是“没啥水花”,外界口碑评价也是刚刚过及格线。不少没有看过小说的观众甚至表示,这部电视剧剧情过于狗血,乃至让人觉得非常“凌乱”。

有网友感叹,二流的创作真的会把原著毁掉,“读屏”不行,还是“读书”吧。

还有一批影视改编剧在路上

纵观央视、各大卫视以及各大视频平台今年公布的内容片单,除了上半年播出的《人生之路》《龙城》《回响》等严肃文学改编的剧作之外,梁晓声、王蒙、莫言、余华、阿来……众多文学大家的作品将纷纷影视化,目前或已制作完成等待播出,或已提上拍摄日程。从目前公开的消息可看到,观众们即将看到一堆优秀文学作品改编的剧作,包括《繁花》《熟年》《北上》《丰乳肥臀》《尘埃落定》《文城》《这边风景》《城中之城》等等。

《繁花》

有望于今年9月播出的电视剧《繁花》,是目前热度最高的剧作之一。该剧改编自作家金宇澄的同名长篇小说《繁花》,故事始于20世纪60年代,终于20世纪90年代,重点展现这两个特殊历史时期上海人的生存状况。原著小说获201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第一名,首届鲁迅文学奖年度小说奖等。

剧版《繁花》的主创阵容也是话题十足,王家卫担任总导演、监制,胡歌、马伊琍、唐嫣、辛芷蕾等主演,目前该剧已经杀青待播中,不过从2020年筹拍至今快要播出,剧组曝光的物料甚少,保持一如既往的“王家卫风格”。

《熟年》

家庭题材的电视剧《熟年》也出现在多个平台的2023年待播片单中,该剧改编自作家伊北的代表作,主创也可圈可点,刘新执导,郝蕾、王鸥、唐艺昕、宋丹丹、刘奕君、张国强、曹翠芬等主演,“浮世绘”式打开中国式家庭的温情与悲喜。

《北上》

电视剧《北上》也已于去年底举办了启动仪式,该剧改编自作家徐则臣的同名小说,原著是第十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,以几位少男少女的成长经历为主线,讲述了几个年轻人彼此之间的友情、生活以及爱情的故事,整部剧充满了对人生和生活,包括人情世故的思考。姚晓峰执导,演员阵容暂未对外公布。

《城中之城》

根据鲁迅文学奖得主滕肖澜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《城中之城》目前正热拍中,剧集以金融行业为背景,全景式展现金融百态,于和伟、白宇帆变身师徒,在光怪陆离的金融森林中“相爱相杀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该剧导演是曾操刀过《心居》《蜗居》《双面胶》等大热剧的导演滕华涛,他表示,希望《城中之城》呈现的是一幅真实的、有温度的、有深度的中国金融改革发展的画卷。

《文城》

余华作品是被改编为电影最为成功的典范之一,《活着》《许三观卖血记》反响不俗,特别是张艺谋执导,葛优、巩俐主演的《活着》看哭了多少人,同时也获奖无数。余华的另一部作品《文城》也已于2021年宣布影视化,并已发布概念海报,目前进展详情未知。

原著是一部特别催泪的小说,它见证了一个读者曾无比熟悉的余华的回归——采用底层视角、关注普通人“活着”的状态,故事讲述了在清末民初的动荡年代,北方青年林祥福与南来女子纪小美相遇、相爱,但小美在生下一女儿后突然离开,再无音信,林祥福背着女儿一路南下,寻找妻子小美所在的“文城”。该作品先后入选2021年度长篇小说五佳作品、“2021年度十大文学好书”之一、第五届施耐庵文学奖等。

《这边风景》

王蒙第一次获茅盾文学奖的小说《这边风景》即将拍成电视剧。该剧由《人世间》出品方承制,编剧为王力扶。原著小说以新疆农村为背景,从公社粮食盗窃案入笔,用层层剥开的悬念和西域独特风土人情,展示了一幅现代西域生活的全景图。

【声音】

如何从“纸面爆款”成为“荧屏爆款”

大平台、大卡司、高投入,不一定能保证一部“文学”经典,再度成为一部“影视”经典。从这些年来业内外人士对严肃文学影视化的各种“复盘”,可以看出,严肃文学影视化之路甚“难”,诸如筹备周期长、成本投入大。特别是改编不容易,如何既能尊重原著又能讲好故事,尺度需拿捏得当;过于依赖作品或者过分改编作品,都难获得成功。一流的文学经典如何避免成为二流的影视作品,十分考验创作团队。

●导演毛卫宁:

文学作品的改编最难的是“还原”,因为这跟其他作品不一样,观众对这个作品从人物到情节都非常熟悉,并且有自己的想象,那么影视的还原是否符合观众的想象和认可?第二,是要让作品有“当下心”,从中挖掘出与当下年轻人认可的主题相结合的东西。此外,创作者要用更多适合年轻人的表达方式、语言,来完成对年轻观众审美的引导。

●编剧赵冬苓:

对文学原著的态度是,又“尊重”又“不尊重”。所谓的尊重,就是要尊重原著的精神,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自由地去重新构架、重新创作,去扩展它的内容,去写自己的人物谱系、人物世界。

读书快乐,读屏也快乐

●编剧王海鸰:

严肃文学的改编原本就不需要刻意去“迎合”谁,人性是相通的,其中有生命力的人物放在任何时代,都一样可以得到共鸣。

●导演李路:

《人世间》的成功,是原著小说给文学转变成影视提供了基础:一是活生生的、立得住的人物群像;二是历史纵深向;三是故事的人间烟火味。

●作家铁凝:

从文学到影视,这不仅是在描述一个过程,更标志着一个生机勃勃的创造与接受的广阔空间。

●作家莫言:

好的改编并不是刻板按照原著来讲故事,而应该提取原著精华,大胆想象,超常发挥,让一些看起来在原作里不起眼的细节,变成电影/电视里光彩夺目的情节。

■新快报记者 梁燕芬

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