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推广 >   正文

车展对话|领克林杰:用户需要领克电动车

导读:纯电是新能源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线路,领克不会缺席,也不能缺席。21世纪经济报道 何芳 实习生林衎 上海报道“今年,领克将由领克08领衔带动产品的全面换新,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。领克01、02、03是领克的第一代,到领克09、08,我们进入到更高阶、更高级、更成熟的领克。”4月18日,领克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林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,再次强调了领克08对领克品牌的重要性。领克08于今年3月亮相

纯电是新能源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线路,领克不会缺席,也不能缺席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 何芳 实习生林衎 上海报道

“今年,领克将由领克08领衔带动产品的全面换新,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。领克01、02、03是领克的第一代,到领克09、08,我们进入到更高阶、更高级、更成熟的领克。”4月18日,领克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林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,再次强调了领克08对领克品牌的重要性。

领克08于今年3月亮相,并在3月底发布了车机系统,而在4月18日开幕的2023年上海车展上,领克08发布了基于CMA Evo全新架构的EM-P超级增程电动方案。

这款下半年才将上市的新车,传播节奏之密集、准备周期之长,足见领克的重视。

领克官方曾表示,从领克08开始,领克品牌会全面新能源化。因此,领克08是领克在新能源汽车上发力的重要信号。

领克08搭载的CMA Evo架构,是基于CMA架构升级而成的全新电子电气架构,被称为领克“新能源架构造车”的新起点。

EM-P超级增程电动方案,则是基于Lynk E-Motive领克智能电混技术平台进阶而来,以电驱动为主的新能源解决方案。

作为在2017年才进入市场的中高端品牌,领克品牌此前保持了较快的发展。但在2022年,受产品换代节奏、疫情、新能源表现欠佳等因素影响,领克结束了连年增长的趋势,年销量下跌18%至18.01万辆。

而在中国车市加速从燃油车向新能源转型的过程中,领克必须加快提升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力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吉利在今年重新梳理了旗下各个品牌的新能源战略。

此前,领克在新能源领域的战略重点主要放在了混动领域,与定位为高端智能电动的极氪品牌形成差异。但随着新战略的调整,领克也将兼顾纯电和插电混动两条路线。

“纯电是新能源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线路,领克不会缺席,也不能缺席。”林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当然,外界更为关心的是领克和极氪之间可能会产生的竞争。不久前,极氪发布了起售价低于20万元的新车极氪X。但从价格来看,极氪已经进入了领克所在的区间。

虽然,按照吉利方面的说法,极氪的品牌定位要高于领克,极氪X是极氪最便宜的车,品牌的定位也会存在差异。

车展对话|领克林杰:用户需要领克电动车

但是,在汽车行业越来越“卷”的情况下,领克的品牌向上之路很有可能会面临更严峻的挑战。此前被领克寄予厚望的沃尔沃XC90的“兄弟车型”领克09,并没有为领克带来预想中的市场增量,也没能有效帮助领克进一步突破价格高度。

在新能源领域,夹在吉利、极氪和沃尔沃中间的领克,打破品牌的限制、进一步提升规模颇具难度。

当然,领克08的另一大特色,在于此前曾被“诟病”的车机领域的升级。

据了解,在吉利集团完成对魅族的收购后,Flyme Auto的首次上车便运用在了领克08上。领克08搭载了安托拉1000 Pro计算平台和LYNK Flyme Auto的双重组合,NPU 16TOPS(int8)、GPU 1800G(FLOPS)的总算力,能够使让领克08的座舱体验得到很大加持,并有助于打造“手车互联”的生态体验。

4月18日,在上海车展期间,林杰和领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小飞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内的小范围媒体采访,下为采访实录,有删节:

领克08,新能源架构造车的新起点

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(下称《21世纪》): EM-P超级增程电动方案有什么特点?

林杰:业界现在对插混的理解,和以前的插混产品其实完全不一样。过去,第一代插混车型的纯电续航基本在40-50公里区间,用户可能只是为了一张绿牌,去买这样的产品。

但是,插混技术在短短几年间有了几代的升级。领克这次推出的EM-P超级增程电动方案,更接近电动车的驾驶感,在更多的工况下用电驱动。

从首搭EM-P超级增程电动方案的领克08来看,纯电续航最高可达245公里,完全可以靠电满足日常通勤。领克08的三电机配合60升油箱,在增程模式下可以提供200度电。因此,领克08的驾控体验与质感基本上和纯电一样,还不需要拖着特别大的电池包,续航更有保障。

增程的其中一个缺点是,在高速路况的油耗会很大,但领克这套方案不会存在这种情况。

都市用户的用车场景大概70%在市区,传统增程虽然技术不先进,但可以覆盖大部分日常用途,足够满足普通消费者需求。

领克希望给用户的是全场景、全工况的能力,用户不用做选择题。EM-P超级增程电动方案的应用,让领克产品的“电感”又提升了一个层级,能量更强,性能更强,电力更强。

《21世纪》:CMA Evo架构和CMA架构有什么区别? 

林杰:CMA架构在开发之初,就具备燃油、混动、插电路线,有很强的成长性。但纯电我们下一步会有新的平台来做,可能会更好。

CMA Evo架构以用电为主,跟原来的 PHEV有区别。

它能够支持三电机的四驱,纯电价值感会更强。CMA架构时期我们采用的是中置电池,而EVO架构布局了39.6千瓦时的超大平板电池,物理架构也被拉大。另外,在智能方面,EVO架构在电子电气架构2.0上又做了一些提升,所以更为智能化。

《21世纪》:许多跨国车企预告的下一代混动产品,纯电续航还不到200km,领克对混动纯电续航是如何考虑的?

林杰:领克08会推出两个版本的车型,纯电续航分别是245公里和120公里。两个版本基本能覆盖大部分用车场景,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选择适用的版本。

根据日常通勤的距离,在二线城市,纯电续航其实120公里就够了,但是到一线城市,可能就要选择240公里。

领克用户需要领克电动车

《21世纪》:领克内部是如何思考领克纯电和极氪纯电的区别的?

林杰:大家经常会问,极氪已经有电动车,领克为什么还要发布电动车?这是因为领克的用户想要。很多领克用户表示,他们希望下一台车是领克的电动车。首先,我们要满足用户的需求。

第二,领克品牌需要多能源种类的车型。现在所有品牌都要向新能源全面转型进化,纯电是新能源发展最重要的一个线路,所以,领克不会缺席,也不能缺席。

第三是出于全球布局的需要。领克品牌是吉利跟沃尔沃的合资品牌,因此,领克不仅要在中国销售,也要面向全球市场,我们是在按照全球的规划进行业务的拓展。

纯电车型方面,我们会更加注重用户的体验,不会过度追求超级技术指标。我们会提供一个在用户使用感受上更与众不同的纯电领克。

在造型上,领克的纯电车型不会与目前中国市场上已有的车型相似。我们认为,领克的纯电产品应该具有自己的造型和态度。此外,领克也会继承内饰和工艺上的高质感。

《21世纪》:在吉利集团内,领克和极氪是不是竞争关系?

林杰:领克已经有86万的车主,接下去也要造电动车,因为领克用户需要领克的电动车。

虽然领克和极氪的竞争短时间内会对领克有一些影响,但长期来说,只要我们持续打造好领克的品牌,运营好用户生态,领克的产品同样可以继续发展。

现阶段,市场增长量最大的是插电混动车型,所以领克要把这一块的市场做好。

我们的用户更加注重于自我的认知,他们常说不愿意跟别的品牌比较。所以,领克无需在意别人,做好自己就可以了。

陈小飞:领克和极氪,我们互相学习各自的优点,互相比拼。但是,领克不会改变自己的品牌初心和调性。

我非常认同我们最新设计语言里面的这个词:“敢做不同“。

首先,品牌是要有自己的战略的定力,比如新能源不是永远只做一种形态;第二,我们要做高端进阶;第三,科技为傲。领克的科技感和智能化已经慢慢在往第一梯队进军。

最后,领克虽然是沃尔沃和吉利的合资公司,但并不照搬北欧的那套“性冷淡风”,而是会把更多丰富的元素呈现在车辆上。领克始终会坚持自己的风格和调性,也会不断跟随时代和科技的发展勇立潮头。 

两套车机系统并驾齐驱

《21世纪》:领克的不同车型上同时有LYNK Flyme Auto和LYNK OS N,这是不是一种赛马机制?

林杰:之所以存在LYNK OS N和LYNK Flyme Auto两套系统,是开发启动时间的问题。LYNK OS N项目启动的时候,集团还没有完成对魅族的收购。但项目启动后,集团很快就完成了对魅族的收购,我们这个项目并没有停下来。

同时,LYNK Flyme Auto是开源的,更多的厂家都可以使用。所以,我们LYNK OS N的团队还得继续去做,在整个过程中和跟LYNK Flyme 团队有很多交融,是一种竞合的关系。

《21世纪》:在未来,领克品牌会长期共用两套系统吗? 

林杰:后续肯定是以LYNK Flyme Auto为主线。因为,LYNK OS N基于高通8155开发,并没有计划在更高算力的芯片上开发。但它也有很大的使命,因为有很多老用户的车需要维护,加上现在8155也还可以发展很长一段时间,而LYNK Flyme Auto是基于双E04开发的。

《21世纪》:这两套系统会不会有明显的差异?

林杰:LYNK Flyme Auto和LYNK OS N有两大区别,一个是LYNK Flyme Auto在用户有魅族手机的情况下,体验感会特别好,但对其他用户来说没有什么太大区别;第二,LYNK Flyme Auto强在芯片上,所以系统的三维感觉更酷炫。其他情况下的应用,两个系统相差不会太大。

内容